养花百科

广告

如何从叶芽推断兰花的开花颜色?

2013-12-23 15:05:01 本文行家:颜画

通过兰芽断花色,正如兰友所说的,恐怕神仙也难断出来。说得没错。从理论上讲,兰花中的花朵与叶片有“花叶同源”之说,或者说花是叶的一种高级表现形式。花朵的形态、颜色、变化也应当从叶、从叶芽上表现出来。

   通过兰芽断花色,正如兰友所说的,恐怕神仙也难断出来。说得没错。

  从理论上讲,兰花中的花朵与叶片有“花叶同源”之说,或者说花是叶的一种高级表现形式。花朵的形态、颜色、变化也应当从叶、从叶芽上表现出来。例如从叶芽上推断瓣型、推断素心等,但是这种推断是一项综合工程,要从壳、壳的颜色、壳上筋、壳的纹理、壳的形状、芽叶尖、球茎、指环、叶脚,脚叶及整个叶片的特征来统筹考虑。各方面条件具备了,也仅能说是具备了一种可能,但是必须记住,具备这种可能也只能是一种期望。就象荷瓣花必须是荷瓣花的草型,但是荷瓣花的草型不一定能开出荷瓣花的道理是一样的。

如何从叶芽推断兰花的开花颜色如何从叶芽推断兰花的开花颜色

  如此说来观兰芽断花色看来是可行的,而实际远非如此简单,其一,兰种不同,花色在芽上表现差异极大;其二,我们先人们认为春兰、蕙花“嫩绿为上,老绿次之,赤转绿又次之”,其他杂色少有在选之列,除了“金兰”以及纯净素中的“白胎素”、“黄胎素”可选之外,因此先人所留下的经验微乎其微;其三,同种兰花的地域性差异,也使得通过兰芽断花色复杂化;其四,兰花的颜色是受客观环境影响。为此我们难能通过一些内在的联系来统一说明观芽断色的经验来,而仅能利用统计学的一些相关性状,来寻求出一些零星的参考依据。因此可以说,到目前为止还看不到被人们所公认的观芽断色的一整套经验法宝。从统计学的相关性状来分析很多事物或群体也许是科学的,但用在观芽断色上却是不科学的,所得出的结论也许谬之千里。但无论怎样,是不该放弃,让后人从我们头上踏过去,去寻求皇冠上的那颗明珠。

  春兰、蕙花是以绿色为基调,是它们面对大自然的一种适应性选择,这种选择是几万年或者几十万年进化的表现,花与叶几乎是同等的颜色,也包括莲瓣、春剑等;建兰的花色主要以黄绿或淡红色为基调;寒兰或墨兰的基调是紫红色。那么在些兰种之中,我们该怎样通过芽色来推断出花色来呢?我们现在可以肯定一点的是,花的净素其叶芽也是净素,者说绿芽绿筋、白芽绿筋所开出的花是绿色或是黄绿色的,但是壳的中脉无论是否具有绿色色素,都必须色泽明亮。所必须强调的是白绿色的芽具备开出两种花来的可能性,一种是净素,另一种是绿色花。

  这里所说的芽色是指叶壳,花芽出土,我们最先见到的是最外面的一层叶壳,叶壳具有色素的变化,其花的颜色也随之变化,一般来讲,叶壳上具有鲜艳素的,从叶壳上所出的新的叶芽同时具备叶壳上所具有的相同的色素,有望开出鲜艳的花来,例于红花,其表现在叶壳或花芽上的颜色常常是红色、黄色或者白色,如果我们再结合同时能表现出这种色素来的球茎、叶脚或者叶端的白色扫尾,也大致可以推断出可能开出红色花来或者花上具有红色色素,纯红色的叶芽有的也能开出紫红色花来;如果芽尖上具有淡淡的红色,其花大都开出白底红筋,绿底红筋或水红色花来;黄色花的叶芽大都具有透明色,绿色的叶芽也能开出黄色花来,尤其是春兰,但是叶壳的内缘和壳的中脉必须具备较为明显的红色;而复色花的叶壳的中脉与侧脉之间的细麻的色彩大多不一致,也就是说叶壳与叶芽上具备多种色素,而这种色素的排列是有序的,有望开出好的复色花来。

  我们通常所看到的刚出土的壳的颜色是一种混合色,或者刚露头的芽尖也具有复色,其花也必定不净色。新的壳尖常常出现白色的米粒状,而这种白色米粒状也具备在新叶尖顶上,常常是瓣型花的表现,无论壳的下半部分颜色如何,通常不代表花的颜色;但是素梅的花的壳的颜色大多是单一的或者绿壳明筋;桃腮素的瓣型花其壳色常常是深紫色,但壳缘却呈型板出白色的色素来。如上大体综合了各兰种之间的共性,仅仅能作为一种参考。我在前面己经说过了,兰种之间的差异是明显的,选择的要点是无法概括的。例如蕙花、寒兰的叶芽极少有色彩鲜艳的,但这不等于开不出鲜艳的花色来。这些仅仅算是抛出一块砖头,望能引出玉来。花的颜色常常受到地域性的影响,例如春兰,兰界上常常以江浙的春兰为代表,其花的颜色大多是淡绿色、淡黄色或者青黄色;云南四川的春兰大多在淡黄色中融进了红色色素;湖南的春兰色泽偏淡黄而不净 ;福建的春兰主色与江浙相近;而湖北的春兰大多是青绿色;河南的春兰是绿色或绿中带紫,等等。我所说的这些花的颜色也仅仅是地区的基本色,其它颜色的春兰都有产出。那么这些地区花色的主调是怎么产生的呢?兰花的颜色是由两大因素组成,其一,兰花的基因所决定。形成兰花颜色的物质是细胞中的色素,除叶绿素外,还有胡萝卜素,叶黄素,花青素、类色素等,太阳的光谱经折射可分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以及其他无色光的紫外线。叶绿素吸收光谱主要为红光部分;胡萝卜素,叶黄素吸收兰紫光。兰叶通过光合作用,产生一系列复杂的生理活动,在此过程中,由于兰遗传基因的作用,在制造叶绿素的同时增减各种色素的积存。单项色素的积存达到一定的量,兰花的颜色便呈现出这种单项色素的颜色。白色的花是不具备上述的色素存在。兰花的花芽或叶芽的初始所含原叶绿素是不呈现颜色的,但经阳光的照射后,原叶绿素进行光合作用,所生成叶绿素的颜色是绿色。我们所看到的花便是绿色的,这种绿色素的来源,一方面是通过母株的输入,另一方面是花朵本身光合作用生成绿色素的结果。但绿色素的花中不等于不含有其他色素,只是这些色素的含量偏低,无法表现而已。又例如黑色兰花,在光合作用的过程中,大量吸收阳光中的红橙黄等单色光和太阳的热能,红、兰、紫、等综合色素得到大量积累,花瓣呈现紫黑或黑色。红花是花青素在花中占有主导地位;黄花是胡萝卜素和叶黄素的作用。兰花的颜色除了色素的含量有关,其主观原因当是自身遗传基因决定,遗传信息决定了兰株整个生理过程。但是兰株生理过程也能促使其基因的表现方式不同,在花上也反映出不同的颜色来,例如细胞中的酸碱浓度的变化,也直接影响花的颜色,花青素在酸性的细胞液中呈红色,在碱性的细胞液中呈蓝色,在中性的细胞液中呈紫色。这种呈现出的颜色便能展现在花朵上。地域性的长期地质酸碱条件也造成了兰花的生理的这种适应性。就如同人类的肤色一样,长期的地域条件最终使人的色素基因发生变化,亚洲人种的肤色大都是黄色的,而非洲人种肤色却是黑色的。兰也是受这种地域的影响而形成自己的适应颜色。兰芽的颜色也必定要表现出这种地域性差异,当你改变了它的栽培基质,也就是说酸碱度发生了变化,兰芽或者花的颜色便要发生微妙的变化,这是肯定了的,我们从花色上便能得到证明。你那里开的是红花,到我这里变成粉色的了,黄色的花也变成了黄中带绿。但这种变化是后天性的,其主要表现在花朵上,而叶芽的变化虽然也相应地存在,但是也是微小的,使你无法用右眼得出正确判断来;第二大因素便是培育的方式的不同所引起花的颜色不同,我们都知道大小雪素在原产地能开出较为白色的花来,因为原产地的海拔高度所决定了的,但在低海拔栽培时便能返出绿筋或白中代青;一般色彩较为鲜艳的花,在高海拔,低温而光照充足,昼夜温差大的地方其颜色更鲜艳,而在高温和湿度大的环境中,其颜色表现不明显。这种情况往往不是芽色所决定的。这也是一种后天性。就是说栽培的方式往往能改变花的颜色,日本或者南韩人所称的“木桶技术”也不过是一种捂花苞的方式,或者利用完全控光的方式来左右花的成色,这些都不是花芽的颜色所能决定得了的。因此我说,我们观芽断色仅仅是一种狭隘的感性认识,至今还无法上升到理性上来。有人说是否有什么秘而不宣的经验,说句实在的话,暂时我看是没有的。上面所说的也不过是在部分兰种中所展现的个别现象,兰友们提出了这个问题,这些想法便不知为何冒了出来,于是信笔到此。算是交个答卷吧。好在我的脸皮厚,贴在这里,错对都不用负责任,那就硬着头皮贴上吧!如上,仅供兰友们参考与探讨。

  从下山草中挑选梅瓣花之体验

  这是我找的资料,并不是我自己的养植经验。 " 我喜欢兰花,经常亲自到山上去寻觅,或者到市场上去学习辨认,更加经常和兰友们切磋,也常常在网上学习一些高人的丰富经验。总结如下:梅瓣草山上多鱼肚叶,多弓形,色泽比较光亮,叶质糯感强,质地细腻,新草颜色翠绿,用手去感觉它,叶有弹性,不像摸到薄纸一样软绵绵的,叶尖尖,叶成U或V形,锯齿较粗(当然也有稍粗的)而且与叶形成垂直状。中心叶最为重要,叶尖处有V形,边叶弓度好,鱼肚形且收根好,叶脚要薄而且硬,新叶上可看到有白头,新芽有白头,(白头下有红彩)白头多者,雄蕊化强。根细圆.看上去有干净感,手摸叶脚尖硬且有刺痛感,这一点最不可忽视。特征多者,是梅瓣花者,必是百分之九九无疑;但有的只有一两个特征,也不要轻易丢掉为妙,也许当中就有百分之六十的概率哟!有不当之处,原兰友们指正。

参考资料:
[1] 从叶芽推断出兰花的开花颜色 http://www.aiyanghua.com/bencandy.php?fid=5&id=15601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